1322【好戏连台!】(1 / 2)

“呐,这里就是我们的宝库了!这里的东西大多都是从外面走私过来的!比如说你要买的劳力士金表,在我们拿货一块只需要两万块!在外面商铺最少需要四五万!简直比打半折还便宜!”

大口九把石志坚领到秘密货仓,伸手打开那些集装箱柜子,柜子里是各种各样走私品。

除了石志坚所要的劳力士金表外,还有其它品牌的高档手表,除此之外还有奢饰品包包,钻石首饰等等!

整个船舱犹如一个奢饰品展览会现场。

石志坚走到劳力士金表旁看了看,一大堆金表堆在一起全都包着防水防潮防撞击的真空塑料袋,“可以打开看看吗?”

“当然可以!”大口九现在已经认定石志坚是黄总黄栋梁的妹婿,有意讨好石志坚,亲自找了一块手表撕开外包装,露出金灿灿手表递给石志坚道:“你瞧,十成新!简直完美!”

石志坚接过手表对着头顶灯光看了看,然后看向大口九,顺便询问了大口九几个问题。

大口九一听立马对石志坚竖起大拇指:“内行!一听就知道你是内行!放心吧,石先生,我们这批货绝对货真价实,不是高彷!更不是A货!”

石志坚笑了笑,信手把那块劳力士金表戴在手腕上,感受了一下说道:“手感很不错!几多钱?”

大口九搓着手道:“换做别人的话,最起码也要两万块,不过你和黄总是一家人,我就少收一点点,一万八!”

石志坚伸手拍拍大口九肩膀:“你会做人,我也会做人!”然后表情故作犹豫了一下,这才一咬牙道:“九哥是吗?我给你一个建议----”

大口九刚才一看石志坚表情,就知道对方要给自己好处,又看石志坚不开口,心里就开始着急。

此刻石志坚终于开口了,大口九满怀期待:“你讲,我听!”

“九哥----”石志坚再次摸着下巴犹豫不决。

大口九急了,觉得石志坚给自己的这个好处一定很大,要不然他不会这么犹犹豫豫,都好几次了。

大口九吞咽口唾沫:“石先生,不,石兄弟!虽然你我初次见面,不过相见就是有缘,何况我感觉和你不仅仅是缘分,而是十分投缘!”

“我也是,九哥!感觉和你很是投缘!”

“这就是啦!既然这样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大口九道,“除非你不认我这个兄弟!”

“怎么会呢?”石志坚摸摸手腕金表,又看看大口九。

大口九立马会意:“兄弟你且说来听听看看,这手表价格好谈……”

“既然这样我就冒昧了!”石志坚一咬牙说道,“讲真,这可是秘密!最近黄总要召开一个公司大会,你也知道他和那个主管冯国权一直不对路,这次开会就是要搞死他!”

“这个我听说过!那个姓冯的很不是东西,总是和黄总作对!”

“没错,所以这是个机会----”

“机会?”

“对!就是机会!”紧接着石志坚凑近大口九耳边轻声说道:“你如果这样做的话,那么我保证你……”

石志坚对他低语几句,大口九听得很认真,很快张大嘴巴,然后又捂住嘴巴,一脸惊愕地望着石志坚,“可以吗?”

“怎么不可以?”石志坚拍拍他肩膀道:“黄总现在是不好意思自己亲自出手买通那些参加会议的高层,如果你代替他帮忙买通他们的话,那么你说黄总知道了以后会不会……”

大口九笑了,龇牙道:“那么……我该怎么做?”

石志坚也笑了,指着那些劳力士金表道:“劳力士啊,不但我喜欢,其他人也好钟意的!”

大口九舔舔舌头:“那我要不要先告诉黄总----”

“先告诉他的话,那就不叫惊喜了!”石志坚拍拍大口九道,“我早讲过的,九哥你不但高大威勐,还很有智慧,当然明白什么叫惊喜,什么叫出其不意!你想想看,在大会上本来黄总面临劣势,忽然大家帮忙助攻,让他反败为胜!事毕之后他才知道原来是九哥你一早帮忙买通了这些墙头草,到时候不但不会让你出这些金表钱,说不定还要大大的奖励你!”

大口九目光闪现贪婪。

“出其不意?”

“对!出其不意!”

“给他惊喜?”

“对,给他惊喜!”

大口九回过神勐地伸手握住石志坚双手:“好兄弟!我没看错你!你果然够朋友,连这么大的秘密都肯告诉我!”

石志坚也紧握他的手:“你我兄弟一场,见面就是有缘---有好处我不给你给谁?!”

“说得好!看在你对我如此真诚份上,这块金表----”

“送给我?”

“不!打五折!一万块,你拿走!”

石志坚愣了半天:“多谢!”

“不用谢!你我这是有缘!”

“是啊,很有缘!”

……

利氏船行---

总经理办公室。

作为船行大老总的黄栋梁留着两撇小胡子,梳着大背头,穿着黑马甲,双腿翘在办公桌上,嘴里咬着一支大雪茄,正在看手中那份人事任命,上面赫然是石志坚被任命为船行会计等内容。

“切!这个冯国权斗不过我,不知道从哪儿找个野小子来帮他!”黄栋梁把手中任命书随手丢在桌子上,狠狠地喷了一口烟雾。

在他对面是利氏船行的人事主管李大齐,也是黄栋梁这边的跟随者。

“不好意思啊,黄总,当时那冯国权逼我逼的太急,我一时没忍住,就批准了这个任命!不过您放心,等到这个叫什么石志坚的过来上班以后,我一定考验他,看看他是不是有那个能耐?如果能的有才就使绊子,迟早搞走他!”李大齐摘下眼镜,擦了擦额头说道。

“不要太心急!”黄栋梁咬着雪茄在嘴里转动道,“外面都知你是我的人,如果这么快就撵那小子滚蛋,岂不是在说我黄栋梁容不得人才?”

“呃,这个----”

“不要这个那个了,你过来打报告,不就是怕我生气吗?那我实话对你讲,我一点都不生气,相反还高兴!”黄栋梁说着把双腿从桌子上放下,起身慢悠悠走到李大齐身边,说道:“人人都讲我和冯国权不和,两人斗来斗去,现在我的人却聘请了他的人,怎么讲来着?证明我黄栋梁心胸宽阔,不是小肚鸡肠!相反----”